順勢而上

水泊泊流動,從古至今,啟發無數哲人。

老子指著滔滔的黃河說,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不爭,處眾人之所惡,此乃謙下之德也。聖人最高的德性像水一樣,造福萬物不爭名利,甘心留在大家不喜歡的地方,這才是謙虛的美德。老子勸告有志於天下的孔子,要以水為師,去除外表言行的驕氣,才能以德澤廣被天下。

一個博學深思,一個認真好問,老子與年輕的孔子之間是一個動人的師生故事。

孔子周遊列國時很喜歡看河,他常感嘆逝者如斯夫,不捨晝夜。萬事萬物如河水快速流逝,要好好珍惜時光,勉勵弟子培養積極入世的精神。

悉達多則從河水領悟時間並不存在,一條河可以同時存在在不同的地方,源頭、河口、瀑布、碼頭、大海,對河流來說,沒有過去的影子,也沒有未來的影子,只有現在,因此,他回顧人的一生也像一條河,孩童的悉達多,年輕的悉達多和老年的悉達多,相隔的只是影子,並沒有真實的區別,悉達多的前世不是過去的事,悉達多的死亡也不是未來的事,每一件事本來就存在,每一刻都是當下。

天生喜歡水,這些先人智慧,透過文字如咒語,穿越時空,在我的心靈深處流淌,碰到家庭的逆流,小鴨游水,默默努力等待風平浪靜;面對社會的亂流,加速離開,把握每一個機會培養實力;遇到突發的洪水淹沒農田,觀測氣象成因,化挫折為養分。

隨大河一路蜿蜒,終於入海,二十八歲踏上單車環球之旅,佔地球表面十分之七的海洋,更是一塊蘊含能量的寶藏,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,旅途中再大的困難,都可以從海洋找到解決的方法,繼續往前走,到了旅行的終點好望角,遠望印度洋和大西洋,領悟——從小到大對海洋的追尋,代表一份對自由的渴望,渴望脫離原生家庭和社會的限制,真實做自己,不計任何代價。

走過全世界的海,回到故鄉,外表一無所有,內心有一種無所不能的篤定,那是2001年。回到原來的社會,自我實現的困難度,不亞於實現夢想的旅程。不管浮動喧囂的社會,安靜寫作,仿效司馬遷遊歷天下以作史記的精神,以筆為鏟,挖出旅途中發現的金礦,獻給這個世界,我不孤獨,內心有一座海洋,波濤洶湧。

過程中,一點一滴讓天賦自由,詩的靈魂有了真實的血肉,讀者可以用手觸摸書頁的溫度,那是沈默的熱血,後來,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積累在宣紙上遊走,長成當代水墨,讓觀者虛擬實境進入旅人的記憶。文學與藝術本是一體的兩面,互相激發,攜手前進,前方是一片擁有無限可能的藍海。

你怎麼做到的?順勢而上。

正如環境科學教授湯姆・羅夫喬伊(Tom Lovejoy)所說:「大自然永不休息,總是不停地探索、發明、嘗試,勇於失敗。每一個生態系統和每一種生物,都是某一組問題的答案。」

海洋的能量來自多樣性,來自千變萬化的韻律,來自容納一切的韌性,運用在人生旅途,就是順勢而上的智慧,不受短期潮流影響,著眼事物的本質,順應時代趨勢,自然如魚得水,巧妙借用外力駕馭全局,無往不利,創造有利情勢,化被動為主動,讓才能盡情發揮—這是海洋的殺手級應用程式。

全球化時代,科技進入摩爾定律的指數型成長,現在人人手上都有一部微電腦,可以從雲端得到力量,個人得到前所未有的知識、能力與財富,無法預料的危險和競爭也同時發生,恐怖主義和詐騙透過網路蔓延,科幻電影的機器人和人工智慧早已不是編劇的想像,來到真實世界改寫人類歷史,無人商店開張,無人車即將上路。

在這個什麼都不確定的加速時代,沈迷爆炸性資訊更讓人焦慮,抬起頭來,讓我們看海去,看到了嗎?

 

 江心靜| 順勢而上|2017|175×96 cm|彩墨紙本

江心靜| 順勢而上|2017|175×96 cm|彩墨紙本

 「順勢而上」當代水墨作品受邀參加「2018重彩墨舞—台灣彩墨工筆畫會聯展」興台印刷陳政雄董事長蒞臨指導。

「順勢而上」當代水墨作品受邀參加「2018重彩墨舞—台灣彩墨工筆畫會聯展」興台印刷陳政雄董事長蒞臨指導。